管家婆四肖中特四不像图
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 >> 國學

余秋雨:用當代翰墨點燃歷史灰燼深處的溫度

來源:雅昌藝術網 時間:2017-06-01 責任編輯:張憲中



 

 

  5月25日,“余秋雨翰墨展”將在中國美術館拉開帷幕,“翰墨”展覽,這一概念,除書法的含義外,還包括了文章和著作。這也符合余秋雨先生文化學者的身份,書寫、美文、歷史研究等方面的成果,將以“翰墨”和朗誦的形式呈現,既展出余秋雨為很多名勝以古文書寫的碑文,又會展示他用現代美文翻譯的《離騷》、《逍遙游》等名篇,對于這種方式,余秋雨把自己比喻成“橋梁”,將古典和現代美學、不同的美學表達方式連接起來,用自己的體溫觸碰“歷史灰燼深處的溫度”。

  雅昌藝術網:余秋雨老師,您做這樣一次“翰墨展”的緣起是什么?

  余秋雨:緣起與一般書法展示完全不同,在二十幾年前中國到處都在恢復古跡,想要尋找自己的根,每個古跡的恢復都要立碑這是中國古代的傳統。老百姓比較相信我的論述高度,還比較相信我當時的某一種歷史感悟,碑文和碑書同出于一人之手在古代居多,但是在近現代不多了,能寫碑文的人一般不太在乎毛筆字,那么寫書法的人往往不會在碑文、在歷史思考上動很多腦筋,往往就分家了,我就創造了一個古典文化和現代思維能夠融合在一起的一個特例,于是就寫了很多碑文。

  碑文本身是這次翰墨展的一個起點,我把一個文學感悟和歷史感悟加在一起,變成了一個碑文,而這個碑文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,是我的一個作品。所有的朋友都鼓動我說應該做一個展覽,中國很少有這樣的碑文值得看,碑文的書法是你自己寫的,你的生命就和它融在一起了,賈平凹先生就非常的贊賞我的法門寺碑,莫言先生來的祝賀里他希望變成翰墨展,因為翰墨兩個字不僅僅是書法,翰墨里還包括文字、文章、句子,這樣就產生了一個非常完整的內容和形式的組合體。

  無論是炎帝之碑,還是法門寺碑都是中國的學問之處,為什么不集中在大城市里給大家看一看呢?這個連貫成一個中國歷史長河是這樣開始的,這樣也是讓中國的書法藝術又恢復到了一種內容和形式統一的境界,還包括典雅的書法形式和純粹的現代思維的統一,內容其實是現代思維,不是古人的思維,比如長江對中國的重要性,詩歌對中國的重要性都是現代思維,法門寺的思維肯定是現代思維,現代思維卻用文言文寫出來,最后又用書法表現出來,這個就是現代和古典的組合方式,書法內涵和形態的組合方式,這幾重組合使我們覺得書法展就比較重要了。

 

 

  另外,由此啟發了一個突破性的想法,既然古典的形式能夠傳達現代的思維,把屈原、莊子、蘇東坡古代的文筆變成一種現代的美文,這又是一種穿越。我覺得我應該嘗試做這件事,因為有幾個條件,本身我是一個學者,對《離騷》、《逍遙游》的考證比一般散文家的學術功力要好,同時我又是一個散文作家,比考古學家的文筆美一點,所以我把它翻譯成有學術功力的現代美文。

  世界上沒有一個民族在紀念幾千年前的一個詩人,這個紀念是一種陌生的紀念,什么叫陌生的紀念呢?劃龍舟的人都讀不懂《離騷》,有沒有可能用我的努力把陌生變得親切呢?在這個翰墨展中把我的現代文的《離騷》和《離騷》原文同時展出,原文是我用行書寫出來的,這一點又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組合。

  當代文人有可能在生命力上呈現出一種長江大河一般的氣勢,裹卷著古代的詩,又裹卷著現代的美文,這是翰墨展的第二部分,第二部分又和書法沒關,我非常強調翻譯,所以在《離騷》的書法前有現代演員朗誦我的現代美文的《離騷》,不僅演員,小孩子也在朗誦,外國人也在朗誦,這就很有意思,這是《離騷》跨時代的偉大,跨國界的偉大,我只是做了橋梁把古文和現代的書法、現代美文組合在一起,這是翰墨展的第二個亮點,文化其實不是分割的,文化是相通的,文化是一個生態共同體。有人說白話文以后中國文化斷了,這次翰墨展就是想告訴大家白話文以后中國的文化沒斷,白話文可以把古代的東西說得更美,有人說簡體字以后中國文化斷了,那更搞錯了,我的翻譯讀簡體字,那么書法是簡體字,文化可以完全融合在一起。

  千佛崖

  雅昌藝術網:在翻譯《逍遙游》、《離騷》的過程中強調文化融會貫通的重要性,把關于聲音、視覺、意象很多種藝術形式相結合,那么這個橋梁在你看待古代的士人相比是不是有更新的一種前進呢?

  余秋雨:當然士人沒有可能,手段有限,沒有那么多傳播手段,可能也沒有這樣的情懷,他們就是在兵荒馬亂的過程中保守住自己某一點點的文化尊嚴。把古代的東西通過我來傳達給當代,當代世界又保留古典的韻味,詩人往往沒有這種可能性了,在這個情況下我們把中國文化最優美的東西傳達出來,很多橋梁可以搭建,當時搭建橋梁的可能性不是很大,有的人也搭建了,很難,現在我們有這個理由可以搭建。

  雅昌藝術網:傳統的士人相對沒有現代的學科概念,他可能在琴棋書畫、詩詞歌賦各方面的造詣,到了現代社會出現很有學科的定義,書法、繪畫、文學成為一個專業,甚至文學內部又分成不同學科,您怎么看待文化形式上的發展變化?

  余秋雨:現代學科是這樣的,現代學科是由于教學對年輕人來說必須要分科,否則課沒法上了,學生所學的專業和今后要從事的事情是有關又沒關的,所以不要根據大學的臨時性分科來劃分出很多界線,這是完全錯誤的,不要把自己完全限制住。我多次重復過歌德的一句話,歌德說人類憑著聰明劃分出很多界線,最后靠愛把他的界線完全推倒,這是對的,也是我的一個基本思維,不僅是我,歷史上所有的人都是如此。

  所以都可以推導,大家問愛因斯坦,愛因斯坦先生您是20世紀最偉大的文學家,但是你老了,死亡對你意味著什么?他的回答是死亡對我來說是再也聽不到莫扎特,死亡對他來說不是不能研究狹義相對論、廣義相對論,是聽不到莫扎特,所以在文學藝術領域是完全可以打通的,如果限于一點是非常違背藝術精神,也非常違背文化精神,這是一個打通的時代。

  余秋雨文并書 且于汶川大地震后復書立碑于千古江堰之畔 (拜水都江堰 聞道青城山)

  風雅頌講堂

  雅昌藝術網:翰墨展作為一次文化打通的實驗,您在撰寫碑文的時候用現代思維以古文的方式去書寫,同時以書法的方式表現出來,您如何理解現代思維和中國傳統古文方式書寫之間的關系?

  余秋雨:那是一樣,歷史上都是如此,但不要認為用文言文是老古板的思維,這完全是錯了,詩詞本身是古代的一種載體,現在的生活方式與視野都是現代的,我不能假裝成我是一個明末清初的人,這其實是不真誠的。現在有一些文人認為這不能有現代思維,恰恰相反,必須用現代思維,因為現代思維不是現代,而是真實思維,是你生命的真實表達。我對古文的熟悉程度、了解程度也是我生命的真實,思維的真誠一定是現代的,能夠流暢自如地運用古文、古詩也是我生命的表征,兩者真實融合在一起。

 

 

  雅昌藝術網:站在一個現代人的角度去重新梳理這段歷史時,您有覺得跟一百年前、兩百年前那些學者有什么新的發現嗎?

  余秋雨:不一樣,一百年前、兩百年前的學者一定不會獲得那么多的考古發現,他不知道歷史上發生了什么,所以我們現在思維的真實性是這個世紀的一種成果。我們真實的面對一個遙遠的現象,我們用自己現在的思維,當我們全部清楚以后我們才可以發言。

  雅昌藝術網:您對這種從視覺上、意象上的新的創作形式,有什么新的感悟?

  余秋雨:我用白話文翻譯的時候能感到他們的偉大,用現代的中國語文也能把它完全的表述出來,他們是跨越時空的偉人,就像我們站在此岸看彼岸的一座山,隔了那么遠的路他還是那么美麗,我不能在山腳下抬頭看,那總是高的了,我用行書來寫《離騷》的時候,我知道屈原不是這樣的書法,所以我也是一個跨越時空,就是上接屈原下接今天的一種過渡方式。

  雅昌藝術網:您在書寫《心經》的過程中有哪些新的想法?

  余秋雨:《心經》歷史上也有人用草書寫過,我是不希望用草書來寫我心中的經典。像佛經這樣天天念誦的東西,歷史上很多人只敢用楷書和行書來寫,我用的是行書,我在認真地寫一篇表達我的虔誠,這個和其他的書法不一樣,是表達我對佛教的一種思維,一種崇敬。在翰墨展里可以看到一個《心經》展區,這個《心經》展區除了展覽我的書法以外你還可以看到揚州的漆器,又可以看到一個陶瓷藝術家把《心經》刻在陶瓷板上,同時又展現了星云大師展示我的《心經》轉軸,在佛教展區有好多這樣的東西組合在一起就很好了。

  雅昌藝術網:通過這樣一個展覽您如何重新定位自己的身份?

  余秋雨:我顯然不是大家所理解的書法家,我也不愿意成為一個書法家,我走很多路,有人說我可能是世界上走的最遠的學者,走的最遠,他講的可能,我覺得很溫和了,可能是走的最遠的人文學者這樣的身份吧。但是也有人認為我是,白先勇先生講30年來中國大陸能夠受到世界華人讀者歡迎,保持歡迎程度30年的就是余秋雨先生,這個我也很高興。這種高興就是被華文讀者充分認可和充分鼓勵的一個寫作人,走路走的很多的人,這都可以,對我來說,余秋雨這個名字就可以了。

  雅昌藝術網:您在書寫《逍遙游》、《離騷》的過程中,跟我們現代人的心靈發生了哪些碰觸?

  余秋雨:第一,屈原是詩,我要尋找古今相通的詩情,所以現在寫出來的《離騷》的白話散文一定是充滿詩意的,這是前提,如果詩沒了,朗讀出來不能不能感動人,屈原一定很難過,因為他美麗的詩情都沒有了,這是第一。

  第二,要根據學者的高度來考證他每一個字的真實含義。《離騷》含義很多,我有這個條件可以考證它,考證完以后,又要強調當代人最感興趣的東西,這一點很重要,所以我不能創造新的詩意,這個沒有理由,要把古今貫通的部分用自己的熱情點亮,海德格爾曾經在美學里講過,歷史等于是灰燼,是一個灰燼了,冷的灰燼,但是你從哪個角度手伸進去突然發現了他的溫度,把灰燼里的溫度和自己的體溫聯合在一起,這就是我們現在做的事情,用自己的體溫點燃歷史灰燼深處的溫度。

  【部分展出作品】

 

 

  踏莎行苦旅 410x88cm

  七律 吾妻 217x94cm

  文脈猶在

  長將漢書

  一片冰心萬壑松聲 70x140cm



分享到:
相關閱讀
Copyright ? 2016-2018 直播河南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備16022394號-1
技術支持:河南賽邦軟件科技有限公司
法律顧問單位:河南有尚律師事務所 直播河南 版權所有
觸摸版 | 電腦版
管家婆四肖中特四不像图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在线计划网站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公告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天津时时提前开奖的 全能必中计划 乐翻二人麻将苹果版 体彩软件 大富翁棋牌游戏